回眸那过去的时光 - 往事回顾 - 宠物医师网
回眸那过去的时光
  • 往事回顾
  • 2012-05-22 15:05:07
  • 来源: 
  • 临床兽医专家万宝璠

    采编张斌劼  刘春玲

    “泰斗”一词来源于《新唐书·韩愈传》,文中用“泰山北斗”称颂韩愈,表示对这位文学家的推崇和敬仰。后来,人们用“泰斗”一词,赞颂在某一方面成就卓越,有名望、有影响的人。

    本文中的主人公万宝璠先生,在北京小动物诊疗的行业里,就被同行们称之为“中国兽医外科学方面的泰斗”。如今他已有76岁高龄,仍然在多家动物医院兼职,以他精到的外科技术,培养着一批又一批的外科技术人才。他的弟子遍布全国各地,很多人成为了兽医外科人才。

    万先生早年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后更名为中国农业大学)兽医系兽医专业。毕业后,他留校任教,几十年来,他一直工作在外科教研组,从事外科手术教学工作。他以严谨的教学风格,严厉的治学方法,教诲他的学生,可以说是桃李满天下;上千例的外科手术,造就了他娴熟的技术;近似洁癖的性格,使得他对外科手术严格的无菌要求达到了极致,他将中国的兽医外科带上了新的高台阶。

    我们在采访万老师时,他对自己在兽医外科手术上所取得的成就不曾提起,只是以他不拘言笑的风格,向我们介绍兽医外科手术尤其是麻醉药使用的发展情况。他的话语不是很多,声音也不激昂,就像在做外科手术一样,几乎没有“言他”,只是专致的讲述当年所发生的一切。

    他向我们介绍说:北京是在1986年的大学课程教育中,才开始涉足小动物临床外科的内容。但那时候在教学中并没有把小动物临床放在一个高的位置,还是以大动物疾病为主,兼顾小动物。那时候的教材编辑以及课程安排,也只是挤出一小部分的空间留给小动物外科临床,仅此而已。

    那时候我们得到的信息很少,国内的教材也少得可怜。因为客观的生产里没这个需求,所以大家也并没有过多的关注这个事情,但随着社会的发展,特别是城市经济的发展,饲养小动物的风气日渐显盛,大动物逐渐退出了城市的动物医院,最后就连部队的军马也慢慢撤掉了,小动物开始占据城市的动物医院,对小动物的疾病诊断,迫切地提到了动物医院的日程上,我们这些老兽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苹果版也随之进入小动物诊疗的领域里,尤其我是做动物外科的,在这方面也就更加精心地研究、探讨针对小动物外科手术的方法。可以这样说,治疗大动物疾病的经验对后来小动物诊疗的发展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如上世纪80年代初,我们研究大动物骨折采用钢板做内固定的问题,在这之前,用于骨折的办法都是用夹板石膏做固定。记得有一次,一匹马的掌骨骨折,我与一位从积水潭医院过来的英国人医专家一起,在兽医楼大的实验室里做这个手术。由于当时在护理等各方面都不太成熟,做完手术的马站起来后,掌骨就又折了。虽然这次手术不太成功,但是已经让我们开始涉足到了这个使用钢板做骨折内固定手术的领域。后来这个技术逐渐走向成熟,中国农大的兽医院开始在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身上使用钢板做骨折内固定,时间大概是在1995年。钢板内固定手术发展到现在,做起来已经是得心应手了。

    上世纪80年代末,在小动物就诊病例逐渐增多的过程中,我们开始探索麻醉方面的技术。最初,在犬的麻醉方面我们学的都是土方法,使用的是103型麻醉机,麻醉效果很典型,和书上描述的一模一样。1986年我们开始尝试开放式、半开放式的吸入麻醉。最早我们用的是化学的乙醚,但化学乙醚杂质多影响肝脏,对肝脏的毒副作用比较大,为避免对动物身体的损害,后来我们采用纯度比较高的医用乙醚。

    我们后来开始做麻醉的分期实验,乙醚的麻醉分期比较典型,其他药的麻醉分期跟它大同小异。最基础的是观察动物的分期表现。103型的麻醉机结构非常简单,跟现在是没法比的。而且,用当初简单的仪器做乙醚吸入麻醉,这是很不安全的,因为乙醚容易爆炸,所以每次麻醉我们都小心翼翼地去做。  

    后来,开始用安氟烷,现在有些地区也还在用,它的麻醉效果好。异氟烷就更好了,但他的价格比较贵。异氟烷相比安氟烷对生理的影响更小一些,在体内几乎不代谢。但是,安氟烷这个药也挺好,如果是个健康的动物,使用这个药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它主要是在体内代谢,50%的代谢需要肝脏转化。

    那时候临床狗来看病的比较多,猫还很少,我们有什么需要,就联系养实验动物的人员共同研讨。在教学上,我们开始做母狗绝育手术的摸索,在做这类手术时需要非常小心。但是有时年轻的老师还会出问题,有的头一天做了,第二天就死了,这样的事好像发生过两起,再后来随着技术的娴熟就少有发生了。但作为兽医外科的老师,要教出好的学生,首先就要严格把关,不能让动物手术后死亡。这些小动物毕竟跟以前教学用的大动物马驴骡不一样,驴再小也比狗大的多。后来,我们又慢慢地开展了一些狗的其它实验手术,比如说,对耳朵成型的手术和竖耳的手术进行了研究。做这些手术的关键是,只要把好麻醉关,风险就降低了许多。

    讲到这里,万先生心生感慨地说:过去的时光,是艰辛的岁月,是探索的岁月,是极大付出的岁月。我们这一辈老兽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苹果版虽然没有赶上小动物诊疗兴发的时代,但是我们在给大动物医病时所取得的外科手术经验,如今也付诸于小动物外科手术上,并取得了成功,这也是我这辈子非常高兴的事。

    在采访中,我们还得知,在1993年,万先生还曾加入到王静兰老师开办的良友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技术服务部做临床兽医指导,与陈长清、卢正兴等一起为小动物们诊病。

    1995年,万先生从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退休。退休后,他没有离开这个他一辈子热爱的行业,依然在临床第一线为小动物们服务。

    上一篇:三见陈长清

    下一篇:北京小动物兽医临床的发展(1994-2007)

    往事回顾
    更多>>
    王静兰
    访原农业部科学技术司对外交流部王静兰老师
      掷地有声话当年
    陈长清
    访另类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疾病专家陈长清
      三见陈长清
    万宝璠
    访临床兽医专家万宝璠
      回眸那过去的时光
    李安熙
    访美籍华人执业兽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苹果版李安熙
      北京小动物兽医临床的发展(1994-2007)
    戴庶
    访原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内科专家戴庶
      20世纪90年代初在北京做小动物兽医的日子
    董悦农
    访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高级兽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苹果版董悦农
      追溯走过的路
    往期访谈
    更多>>